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凌李/洪季/庄周/微顺懂】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十七)

卷毛卷毛来捞些本子:

  @猫爪必须在上  短篇合集《平行宇宙》 

  @维木向东 我的木木的《云若满了雨》

 @蓝子:)   蓝的挂号天团


(一)

小李警官最近眼瞧着见瘦。

今天午饭的时候,梁仲春让小新多给他打了半份菜,还贡献出一小盒自家酱的牛肉。做警察的都知道纪律,卷毛警官现在被临时抽调配合兄弟单位出个案子忙到寝食无定,大家嘴上什么都不问,生活上却是不着痕迹的照顾。

黎叔也在。

盯着李熏然吃完了加大份的午餐,点点桌子:“把水喝了去我办公室眯会儿,半个小时我叫你。”

小警官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乖乖听话,黎叔看着他又宽大了点的警服,心里头有点不是滋味。

这次的临时任务级别之高出乎他的意料,从警数十年,黎叔没有想到临近退休还会在自己的辖区赶上这么一出——这可是北京二环里几乎是城市核心的所在,人烟稠密繁华热闹,再加上正赶上各路部门严fang死shou高ya维wen、可以说全世界都在瞩目的10——9——大召开前夕,天知道这些人是脑子进了多少水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这个地界找麻烦。

“贩毒?简直就是疯子。”

黎叔摇摇头,想了半天不得不承认还是老梁说得对:

小日本儿吗,最不缺的就是变态。

 

半个小时一眨眼就过,黎叔掐着点儿又过了半分钟才推门进去。小家伙搂着周小新的“洛基”靠枕歪在沙发上,一头蓬蓬的卷毛被自己的鼻息吹得一抖一抖。

“然子。”办公室没有别人,黎叔罕见地没有使用正式的称呼。

“到!”李熏然一个机灵从沙发上弹起来,起身之前眼睛还没睁开,站稳之后则目光清朗如初:“所长!”

“……”

黎叔看着眼前这个清瘦却挺拔像一把宝剑似的年轻人,猛然间想起了自己刚刚穿上警服的时候;他心中感叹,沉吟片刻到底没说什么,只摆了摆手:“去吧,等开完大会,准你几天假。”

“谢谢所长!”

 


(二)

如果城市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最放松的时刻应该是星期五的晚上——一周的工作已经结束,两天的周末假期即将开始,真的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甚至能够安排小小的放纵。

所以,酒吧饭馆夜总会、商场网吧电影院,生意最好的莫过于此时了。

李熏然已经换上了便装。

几个月来,每天下班后在社区里面再溜达一圈儿已经形成习惯。这是跟黎叔学的,而黎叔则受教于他的师父、已经退休多年的米粮库第一任派出所所长。


“整个社区有五道布控。”昨天,最后一次行动协调会上洪少秋的话又回响在耳边:“社区派出所一定要注意,一切如常。平时怎么样,不要有任何的改变,包括你们的工作方式和个人习惯。要知道,这些都是已经被对方掌握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不让他们产生任何怀疑,自己走进来。”

李熏然沉默不语。尽管真是无比渴望像过去一样冲杀在最前方,但是,现在自己最应该守住的位置就在这里。

统一指挥,通盘部署,协同作战,密切配合。

警务条例当中一些刻板的规定此时无比自然地跃上脑海,仿佛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融进血液。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天生的警察,注定离不开除暴安良伸张正义,注定要和三哥一样,成为一个守护者。

守护明家那些长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今天。

 

傍晚。

小区里的气氛宁静祥和。

唐阿姨他们几个居委会的大妈们还在各个楼门口转悠,但人数已经少了好几位——现在是做饭的点儿,除了必须穿着志愿者马甲上岗的,友情来支援、来聊天儿的都已经散了。

下班的人陆续回家,小区里的车位慢慢地没几个空的了。刚刚经过的这个楼道里开始有煎炒烹炸的声响,谁家炖了红烧肉,味道竟然飘到了马路上。

小卷毛咽了口口水。

哼,老凌做饭比这家还好吃。

 

(三)

洪少秋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屏幕。

临时指挥所设备齐全,各路通讯设备运转正常。从外到内的几道防线都已经就位,手下们正在各司其职,进行最后一轮的呼叫确认。

“三号四号狙击手就位。”

这是收尾的回报了。洪少秋能听到周围低低的嘈杂,他想起前两天听到的几声简短的对话:“哪个是从海军借的?”

“四号。狙击手和观察员全是,蛟龙的。”

“哦。”

 

洪少秋一声低咳,身边立刻鸦雀无声。几个屏幕上毫无异状,和日前的推演结果并无二致。他知道,屏幕上看不见的狙击手点位已经准备完毕,而位置最为刁钻的四号位上,是来自国内一流的海军特种兵蛟龙突击队成员、出色完成也门撤侨任务的一对黄金搭档。

另外几个也相当不弱。别的不熟,一号位上的那位武警北京总队雪豹突击队的神枪手,就是季白在云南一手带出来的,当年被挖走时还让他忿忿了好久。

想起三儿,大战在即的洪少秋心中浮起一层清浅的温柔。

他并不怀疑以季白的本事,应该早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但是那人除了拼命地锻炼康复,什么其他的话也没说。

干这行的,呵护和体贴都是这么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偏偏有人能完全感觉得到。

 

单看狙击手的配置,就知道这个任务的级别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不过,很显然这个环节是所有计划当中最后的不得已为之。繁华闹市的居民区,能够不动用狙击手的方案才是各方面必须首先考虑和选择的。

洪少秋示意将主屏幕进一步放大,高清镜头之下,所有人的活动一览无余。

周凯和往常一样在吧台忙碌,周五的生意上来的比平时要早,还不到8点,客人们已经陆陆续续进门。再世之约现在也供应简餐,琴岛来的海货生猛鲜活,做寿司和这里独创的三明治都很受欢迎。

李熏然已经下班,也和往常一样在片区里溜达。此时他正和一个牵着狗的中年人聊天,那个肥头大耳的黑背串儿看起来跟他很熟,一个劲儿地扒着腿往身上蹿。

“虎子你可又胖啦!”

小警官蹲下身搂住这货,大型犬粗大的爪子扑上来,强健有力;他哈哈笑着躲避着大狗热情的舌头,在油光水亮的毛发间找到黑背项圈上的一个搭扣。几乎是立刻,刻意压低的声音就清晰地传了过来:“巡视完毕,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周凯擦完一个杯子,拿起来对着灯光检视清洁的程度。这只奥地利Riedel手工黒脚红酒杯【注1】是庄恕的专属,那上面并没有繁复的刻花,光洁纯净的玻璃表面自然反射着迷离璀璨的光华,在这一片朦胧中传递着妥帖和安稳。

周凯微微翘起了嘴角。他眼睛的余光清晰地看到了玻璃杯后面墙上的挂钟,晚上7点58分。

 

约定的时间是8点整。

 

(四)

“一号观察哨报告,目标出现,三个,行进路线再世之约方向。重复,目标出现,三个,行进路线再世之约方向。”

“收到,继续观察。”

“是!”

“二号观察哨报告,目标出现,三个,行进路线再世之约方向。重复,目标出现,三个,行进路线再世之约方向。”

“收到,继续观察。”

“是!”

……

“七号观察哨报告,一个相关人士准备进入再世之约后门,是庄恕……重复一遍,是庄恕准备进入再世之约后门,请示是否拦截?请示是否拦截?”


洪少秋额头上浮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庄恕?他不是应该去南四环吗?怎么比预估的时间提前了一小时还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目标已经迫近,此时再进行拦截无疑会大大增加暴露的风险;怎么办?

“七号请示……”

“放行!”

洪少秋当机立断。

 

(五)

凌远喝了一口水,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大哥和小妹。

对面两个人显然还没有从他刚才披露的信息当中回过神。

凌岳还好,尽管不断敲击桌面的手指暴露了内心的混乱与焦灼,好歹脸上的表情管理还配得上一个大学教授应有的风度仪态;凌欢就完了,从凌远刚开始说话嘴就一直大大地张着,全程眼睛溜圆语气词不断,要不是座位在最里面肯定会跳出来飞奔去门外跑圈儿。

“你是……认真的。”良久,凌岳开口,直接就用了表示肯定的陈述句。

凌远微微点头:“还请大哥帮忙周全。”

凌岳苦笑。

怎么周全?小远虽然是养子,但从小自家爹妈就视他如同己出,疼爱的程度比对他和凌欢一点不差。不,岂止是不差,有时候甚至还更偏爱一些。想当年家中还不够宽裕,尽管凌远拿到了全奖,但是国外医学院几年本硕博一路读下来依然费用不菲。为此,父母甚至悄悄动员成绩优异的他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当然,这些凌远并不知道,作为长子他也从未抱怨。不过,爱之深责之切这个道理古今中外都是相通的,这样一对慈爱的父母,怎么能够接受一贯出色的儿子身上这样不同寻常的不完美?

凌岳回想起几年前,得知二弟和林念初离婚的消息时父母的心痛和失落、那些欲言又止和黯然神伤。现在想来,父母早就觉察到他俩并非良配,多少心理上还是有所准备的;完全不像如今,他这个优秀得不像凡人的弟弟,给出的难题也是宇宙级别的。


凌岳叹了口气——他已经不记得这么会功夫叹了几口气:“你们,确定要打算公开?”

凌远颔首,眼中柔情似水:“是在家人层面。主要是我,不想委屈他不明不白地和我在一起。”

“嘶……”凌岳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瞠目结舌的凌欢总算缓过劲来,一把抓住大哥的胳膊,指甲掐到他肉里去:“大哥大哥你看二哥!你看他脸上那个样子,我敢打赌当年他跟念初姐都没这么笑过!”

“我有吗?”凌远无辜脸。

“凌欢说得对。”凌岳把自己的胳膊解救出来,转头看向凌欢:“欢欢你怎么看?”

“我?”凌欢再一次试图从椅子上蹦起来:“我绝对赞成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世界因为多元而精彩嘛!嗷嗷嗷嗷这比我在老福特上看的那些CP酷多了……说真的二哥,你们能有这个勇气太棒了,我百分百支持!”

“真的?”凌远真心感动:“谢谢你欢欢,谢谢。”

“我说二哥,先别谢,刚才说了半天你都没告诉我们你爱上的这位是何方神圣啊?我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人能够受得了你?”

“怎么跟你二哥说话呢你?”凌岳轻斥了一句,转头对凌远笑:“我也很好奇,你决定共度一生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此时,凌欢发誓她在二哥脸上看到了一种叫做圣光的东西。

“是个我寻找了这么久,以后永远不会放手的人。”凌远目光缱绻,语气中是深不见底的温柔:“他是个警察,是最好的片儿警,也是最棒的刑警。他……叫李熏然。”

“李熏然?”凌欢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是的。”凌远看着凌欢,纵使江湖官场上历练已久也禁不住老脸一红,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干脆咬牙闭眼:“就是那天你让我替你去见……”

 

 “什么?”

凌欢同学终于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你是说……你把有可能成为我老公的人,变成了我的二嫂?”


(六)

世界安静了。

全程蒙圈的凌岳一口茶喷在了桌子上。

不得不说,凌欢的表述很科学很精准,成功把所有人炸得外焦里嫩。

真是 ⋯没有比这更尬的尬聊了。


生平第一次,凌远无言以对。

所以他无比感谢此时震动起来的手机。

但是,为什么是韦三牛? 今晚他应该在协和总带班才对。

“凌远你在哪儿?”电话里的韦三牛气喘吁吁:“不管在哪儿都赶紧回来,市区突发暴【恐】案件,国安和市局送来了伤员。出事的地方是……米粮库社区。”

 

 

 

 

 

 

 

 

 

【注1】Riedel:奥地利品牌,中文译作:醴铎。1756年诞生于历史悠久的奥地利小镇库夫斯坦,生产水晶玻璃器皿已经超过250年的历史,传承至今历经11代。是世界上最专业,同时也是最富盛名的酒杯和醒酒器专业制造厂,被认为是最顶尖,最专业的酒杯品牌,被誉为“酒杯里的劳斯莱斯”。 醴铎于2010年7月进驻中国,其单支葡萄酒杯在中国的零售价在300-3000元之间。


评论(4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