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 番外二 冬至

嗷嗷嗷,总算连滚带爬摸出了这个4000+的大甜饼!

再见,美好的2018;

期待,更加美好的2019。


马上就是结识楼诚的第四个年头了,感恩他们带给我们的所有记忆,在又一个三百六十五天即将到来之时,但愿我们

初心未改、爱意相从。

另外,明天,也是你咪在乐乎度过的第三个生日了,感谢三年多来认识的所有小可爱,感谢所有的真挚、美丽和青春,感谢因楼诚而结下的每一份因缘,我们继续一起爱吧!



(一)

“师父,您看,这次的样子对了吧?”

又胖了半圈的御膳房郑大总管恭恭敬敬地端上一个托盘,被脸上的肥肉挤得几乎看不见的一双小眼睛里面满满的全是虔诚。

赵启平定睛细看,忍不住脱口赞道:“对,太对了!几乎一模一样的!”他拍着对方的肩膀,真心表示钦佩:“老郑你也太不简单了,绝对人才啊!”

长出了一口气的老郑立刻美得浑身骨头都轻了二斤,恨不得原地飞升;此时他已经是见过世面的人物,对着赵启平这声熟络随意的“老郑”不再腿软下跪高叫着折杀小人,而是颇有了几分云卷云舒的淡定;只是他依然坚持“师父”这个专属性极强且毫不掩饰的称呼,固执地拒绝和别人一样叫对方“赵神医”,持之以恒地单方面宣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赵启平默认了他这种坚持,并且由衷地赞叹他的钻研精神——不是么?这大千世界那么多的美食佳肴,有多少是来自这种超越填饥饱腹之上的孜孜追求?

就像面前老郑根本没有见过、就凭自己不那么全面的口头描述、仅仅试了一次就已经外形神似的这盘饺子。

没错,饺子。

 

(二)

今年,赵启平才知道即使是在这个平行时空里面,冬至也是个大节。

虽然不至于像熟知的中国古代正史一样有“冬至大过年”的说法,但是各种官家祭祀、民间讲究也是一点不少;而且这个大梁的百姓在这一天,也是要吃汤圆和年糕的!

“还是寿康宫里这棵金桂长得好,不但形神皆美,这花香也是比别处更醇厚些。”彼时蔺晨正端了一碗汤圆奉到静太后面前,一脸正色、满嘴谄媚:“不信,太后就尝尝看。”

景琰忍不住横了他一眼。

——好歹也是江湖上人人钦敬的堂堂琅琊阁主,这恭维起人来要不要有点技术含量?这么直白真的好吗?

——这你就不懂了,彩衣娱亲知道吗?古来圣贤都交口称赞的大孝之举啊,和那老莱子相比我这几句话算个毛线。

 

月上东山,烛影摇红。

繁琐的庙堂礼仪已经结束,这会儿是纯粹的家宴。

今日,刚刚在边关历练两年回京的庭生进宫请安,加上被老谭加班放了鸽子的赵启平,还有一个绝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蔺晨,寿康宫里一扫平时的清净安宁,人来人往、喜气洋洋。

静太后含笑接过蔺晨递来的瓷盏,玉白的圆子浮在半透明的汤汁中,金黄色的桂花洒落其间,不需凑近就在鼻尖拂过了一缕幽香。

“皇祖母皇祖母!”白白净净又结结实实的一小只扑进殿门,大冷天的脑门上竟然还有汗珠:“庭生哥哥送了我一把宝弓,刚才我们一起拉开了呢!”

 “是吗?歆儿这么小就开得了弓了?快给皇祖母看看……”

景琰微笑着看向跟在小太子后面那个安静的少年,轻轻抬手免了参拜。两年未见,庭生的身量拔高了不少,青涩的面容上已经有了初初的沉稳与自信,举手投足间也依稀能见到皇长兄的影子。

静太后爱怜地为小太子拭去汗珠,看着他马上又去缠着庭生,生龙活虎、精气神儿十足,不由得满足地叹了口气,侧过头对赵启平致谢:“真是多亏了赵先生,歆儿这一年吃得好睡得沉,个头也蹿得快,可比往年省心太多了。”

“多谢太后夸奖。”赵启平连忙逊谢,他看着坐在一处神仙眷侣般的景琰和蔺晨,眼珠一转:“其实要论起太子殿下这一年的变化,蔺阁主亲授的强身健体之术当居首功;此外,御膳房仔细研习食谱、东宫各位姐姐悉心照料起居也是多有辛劳。至于启平,不过就是写了几分菜谱,实在算不得什么的。”

“哦?如此说来,还真是人人都有功劳了。”静太后颔首称是,又转向儿子:“小赵先生还真是会说话。怪不得只要他有几日不进宫的话,这里就有人来问。我还纳闷启平怎么人缘儿就这儿么好,今日到有了几分明白。景琰,这就是你上回说的那个……什么商来着?”

“回母亲,”景琰欠身粲然一笑,英俊的面庞隽美不可方物,看得蔺晨不由得一呆:“是情商。”

“对对,情商。这情商高的人啊,就是招人喜欢。”静太后心情大好,难得地也开起了玩笑:“就眼前这盏汤圆如此味美的缘故,却不是全赖我的金桂长得好,也是玉儿她们收检得仔细、阿晨看顾得好火侯。”

“太后英明!”蔺晨回过神来,在众人的笑声中起身,到太后面前行云流水般拜下:“所以太后这次赏些什么?”

 

(三)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阔大的殿宇下,稚嫩的童声清清脆脆地传送开来,正是《诗经》里面那首著名的《秦风 无衣》。

其乐融融的家宴已经结束,宫女们正在收拾碗碟。蔺晨到底从太后手里讨得了一个觊觎已久的前朝古方,心满意足地和景琰一边一个扶着母亲移步偏殿,应跃跃欲试的萧歆之请来考校他的功课。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小小的身板努力地挺直,萧歆胖鼓鼓的小脸蛋上庄重严肃;在他身后,庭生端然侍立,投向小太子的目光友爱温和。

景琰和静太后交换了一个欣慰的眼神,接过蔺晨递过来的抱枕,轻轻给母亲垫在身侧。前几个月,这处偏殿根据赵启平画的图进行了改造,是现代社会装饰中历久不衰的美式乡村风格:宽宽大大的沙发、松松软软的靠垫,特别是墙角那个高大的红砖壁炉,和惯常用的炭火盆子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温暖的火焰噼噼剥剥,在阴冷潮湿的江南冬天简直打造了一方宝地。

于是,这儿顺理成章地就成为寿康宫里利用率最高的地方。

 

郑大总管带着两个徒弟过来谢赏的时候,赵启平正打算告辞。

他和谭宗明两天前刚从江州回来,去参加抗疫纪念碑的落成仪式。时光在哪个时空都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那场感天动地的生死鏖战竟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年头。去年此时,当他带着一群年轻的学生踏上风雪呼啸的冰冻河堤时,胸中完全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决绝;而今年,面对着已经脱胎换骨般的江州城,心里满满充溢的都是自豪与骄傲。

那天,谭宗明携着他的手,缓步登上高高的纪念碑基座。他们轻轻地拂拭过大青石粗砺的表面,恭敬地安放好饱满的五谷和长青的松柏。清朗的阳光下,前任江州知府王成栋大人的面容悲悯慈和,微笑着注视着他永远停留的这块土地。

 

现任的江州知府是原来王大人的副手,也是那场瘟疫的亲历者,还多亏了青霉素捡了一条命,因此对谭宗明和赵启平有着一份格外真挚的敬意。他力邀新任的户部侍郎大人和江州万家生佛赵神医能够多盘桓几日:“百姓们感念神医恩德,都期望能够再次见到神医呢!”

赵启平打心眼里也想多待几天,无奈的是,神医真心太忙了。

回程的马车上,小赵医生和谭宗明各自守着一个车厢,分别埋在属于自己的纸堆里面奋笔疾书。难免的颠簸摇晃让人头晕目眩,写出来的字更像是鬼画符,但是没关系,六部和琅琊阁选调出来的书办总能奇迹般地认个八九不离十。

 

“我当年赶论文都没这么用功过,这每天都有DDL谁受得了。”正午打尖时,赵启平揉着酸痛的手腕大发感慨。

谭宗明笑着递过来一碗泡好的方便面——这玩意如今叫做“神医面”,一经问世就名动天下,成为大梁商旅人人行路途中的必备,更是无数寒窗学子伏案苦读的加油利器。

“我要吃老坛酸菜的。”赵启平气哼哼。

“这回没带那么多,红烧猪肉的你不是也说味道不错吗?”谭宗明好脾气地哄他,看看左右人等都识趣地离开能有几步远,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凑近:“晚上回家,给你吃真的老谭。”

“你个老流氓……”小赵医生竖起眉毛,夺碗、踹人一气呵成。

 

武德四年七月,谭宗明再次破格擢拔,调任户部侍郎,协助尚书沈追大人主理天下财源粮米。

可惜,终于结束两地分居生活的谭大人赵神医只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荒唐日子,就各自被没完没了的工作愁到了发际线堪忧。

就拿今日来说,明明是冬至这样庄严喜庆相结合的重大节日,明明是陛下亲自发来的家宴邀请,沈大人竟敢一口替谭宗明回了,说户部要加班,因为明年有一处预算必须要紧急调整。

而谭宗明也深以为然,拉着陛下小声说了半天,导致景琰白日里时不时就皱起眉头,害得负责冬至祭祀大典的礼部尚书一边察言观色、一边提心吊胆,几个时辰下来差点犯了心疾。

 

(四)

所以,小赵医生只好独自来参加皇家的家宴,然后被第一夫夫的恩爱甜蜜糊了满脸狗粮。

“太后,陛下,”看看时辰不早,赵启平起身一揖:“明天还有课,启平告辞。今晚真的很开心,太子殿下真是太棒了!”

静太后微笑颔首,景琰也欠身致意,收获了夸奖的萧歆恋恋不舍,一板一眼地行完礼,满眼期待地看着赵启平:“太傅太傅,歆儿已经五个月没有生病了,可以去太傅府上去见阿黄了吗?”

“当然可以!”赵启平想到家里那只不知什么时候被称为金陵第一犬的中华田园狗,满口答应:“阿黄也想小殿下了呢!”

“真的呀?”小男孩雀跃起来。

“当然。”赵启平点头,和小包子钩住手指。那边景琰也笑道:“歆儿要是能一直不生病,父皇就送你一只和阿黄一样聪明的狗。”

“父皇!”

这就对了嘛,小孩子就应该有朋友有伙伴,招猫逗狗疯跑调皮,整天读书习武也太可怜了,皇子也要有童年啊……赵启平看着被巨大幸福砸懵了的萧歆忘情地扑到景琰怀里,满意地向蔺晨和庭生摆摆手,走出殿门。

 

不出意外,宫门外站姿笔直的禁军宿卫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含笑等在如水的月光里。

“等多久了?”

“也没多久……不对还真有一会儿了,刚才小高总管送信说你出来了,怎么走了这么半天?”

“还不是老郑,堵着门问我今天的菜怎么样,也是我多嘴,告诉他咱们那儿过冬至南方吃汤圆,北方吃饺子……”

“哈哈哈哈我算算啊,用大概十分钟描述一下什么是饺子,什么皮儿什么馅儿、怎么包怎么煮……不错,还算简洁。”

“不但简洁而且高效,老谭你必须表扬我。”

“哦?怎么说?”

“因为我还告诉了老郑,除了水饺还有蒸饺和煎饺……火锅里还有蛋饺……”

“太狠了吧?你这胖徒弟这几天都别想睡觉了!”

“但是我敢打赌,我们应该在新年就能吃上饺子了。”

 

(五)

“今天忙了这么久,累不累?”

“还好啦,唉,你真能找到和那个阿黄一样聪明的狗?我可都答应歆儿了!”

“那狗绝对成精了……比它聪明够呛,差点儿应该不难。对了,我再给歆儿找两只狸奴,启平说,他们那儿成功人士的标配就是有猫。”

“狸奴?你不怕它们骚扰你的鸽子?”

“这个……我再想想吧……”

“盒盒盒盒……”

“好啊,景琰竟然嘲笑于我,少不得今晚要好好责罚一番……”

……

“呜……你你你这个登徒子,这便是哪里学来的手段……”

“这个嘛,恕臣不便相告。”

 

(六)

大梁武德四年冬至日后八天,帝都金陵天下闻名的佘山餐饮集团旗舰店推出新年团圆家宴套餐,限额只有九席。

琳琅满目、花团锦簇的菜品名称中间,一道压轴的主食格外醒目:

饺子,取岁交子时、万象更新之意,着精粮包六畜百蔬,以清水催食丰味熟,天道自悟、妙不可言。奉于佳节佳时,当佑阖府吉祥。

 

 

 

 

 

 

所以,新年快乐,吃饺子啦!


评论(6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