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第二十二章】

呼呼,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话说,别的日子都可以不更,3.13这天不行。

热烈庆祝,周年快乐!

匆匆忙忙赶出来的小甜饼,严重ooc,但是不甜包换!

此章节特别献给 @望春花  @思念楼诚的小号 ,么么,记住一定要快乐哈!

 

(一)

琅琊阁古传调制的健身汤方清爽温和,绝没有寻常药铺医馆里售卖的那股子腻香,效果倒是一等一的好。

蔺晨带着薄茧的手指由轻而重地按压着景琰肩背上的几处穴位,看着那人光洁皮肤上一缕打湿的乌发蜿蜿蜒蜒,不由得心神一荡。

似是有所感应,一直伏在桶沿垂目不语的景琰侧过头瞪了他一眼:“快些吧,明日还有早朝。”

“呃,明日不是休沐?”肚子里没转着好主意的琅琊阁主有些讪讪。

 

“今日才是第五日,第七日才休沐呢。”景琰微微调整下姿势,复又在浴桶里趴好:“等到有一天大梁真的物阜民丰,咱们也像启平说的那样,每七日休沐两日。不过,”蔺晨这一下手法有点重,景琰顿了一顿:“这比起过去十日一休沐已经松快多了,我看那《大梁日报》上写的,什么假日经济势头火爆来着……”

“算了吧,别人松快,我可没见找你松快半分。”蔺晨收了手,假装看不见那从浴桶里挺拔而起的美妙身体:“不早朝了你就传召,一个月里四个休沐日,少说也得有三天天没亮就把谭宗明召进宫,你就不怕小赵神医烦你?”

“不能吧?”景琰披上寝袍,一双漂亮的圆眼睛在晕黄的烛火下溢彩流光。他定了一定,认真地下了结论:“不能。启平每天也起得很早,启明的早课早操他都是亲自带呢。”

“……好吧。”

 

内侍们进来悄无声息地把浴桶搭出去,小高公公倒退着关上了寝殿的大门。

这么一打岔,蔺晨有点儿接不上茬儿;他摇摇头,决心不再就这个问题和耿直的陛下分辨;只接过他手里的布巾笼住那一头黑发,一边擦一边道:“先说明白了啊,不许再看折子了。”

“啊?阿晨……”景琰歪着头,瘪瘪嘴。

“没商量。”蔺晨硬起心肠不去看他,因为一看肯定完蛋:“看看现在几时了?启平不是说过,作为一个皇帝,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就是对国家负责吗?啊?小臣记得陛下当时答应得可是痛快……”

“好好好……”好嘛,多大点事儿,连“小臣”都出来了。景琰可不想再看见蔺晨黑着脸上床,只得犹豫着瞄了一眼外殿书案上永远不见少的那一摞,无奈作罢。

“这就对了嘛!”蔺晨丢开布巾拥住人往床边走,手里一下一下撩着景琰的头发给他散干:“先别睡啊,湿头发睡了头疼。”

“不让睡,又不给我看折子。”

陛下在烛光里鼓起嘴——不知怎么,在和蔺晨单独相对的时候,景琰老是有一些从不会在别人面前出现的小动作。

而这些,年轻的陛下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更没意识到会给某人带来多大的冲击。

 

夭寿!蔺晨默念着刚学来的口头禅:“要了亲命了啊……”没错,眼前人这种神态哪里像个年过三旬的九五之尊?分明就是个没有讨到糖的宝宝!

呼——琅琊阁主调动起全部理智,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运起平生功力板住面孔:“不睡觉就只能看折子啦?便是说些闲话也是好的……对了!”猛然间想到什么,蔺晨脸上哗地开出一大朵花来:“不是闲话,竟是最正的正事!”

 

(二)

“哦?说一说看?”听到正事两个字,敬业的皇帝有了兴趣。

“还不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儿!”蔺晨揽过景琰靠在包了柔软棉布的床头板上,心下不由得再赞了一句这海外的家具确实实用舒服的多,随即自然而然地缠上了景琰的手,语气里掩不住地得意洋洋:

“他倒是有眼光,看上了太后跟前的玉儿;两个人都不小了,也便论了婚嫁。不想前几日小赵神医认了玉儿做义妹,这小子没爹没妈光杆一个,相上那挺好的姑娘原本就心虚,这下顿时就傻了哈哈哈哈……”

 

是了。

想起清瘦严肃古板木讷的蔺元和明媚鲜妍快人快语的玉儿,景琰忍不住闷笑。

这事儿其实他知道。

赵启平是认了义妹,不过不止玉儿,而是足足五个。

来自寿康宫太后身边的启明医学院第一批女学员,一个都没少。

起因其实也简单,还是为了婚嫁。

 

(三)

“你到底是说话呀!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金尊玉贵的中书令府小公子亦步亦趋地跟在一身白色护士服的小姑娘身边,身后几个家人长随在不远处探头探脑。

“你走开……你,你影响我们医院工作了!”看着李青桐老师带着几个年轻大夫远远地走过来,小惠红着脸低低地挤出几个字。

“哎呀,好好好……”心上人终于开了金口,柳小公子眉花眼笑,冲着后面豪气干云地一摆手:“咱们这就去门口等,你几时下班?我用车送你。”

“不用……你快走开……”小姑娘的脸更红了,咬着嘴唇差点哭出来。

“这就走这就走。”哪个热恋中的少年能见得心上人的眼泪,小公子匆匆一揖转身就走,连带着方才堵了半个走廊的下人们也散了个干干净净。

 

“你说,这古人怎么早恋就那么普遍呢?柳家小公子满打满算才十五吧?比小惠还小一岁呢!”某日,再度亲眼目睹了现场表白被拒绝戏码的赵副院长坐在办公室里,跟来接他回府的谭宗明很不厚道地开始八卦。

“呵呵。十五在这边都成丁了。”接下来,谭宗明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在咱们那儿也都初三了,你不是说你的初恋故事发生在小学四年级?”

“老谭!”赵启平跳起来:“你不要跨时空吃醋好不好!”

“这难道不是事实?”谭宗明笑,慢悠悠拎起刘皮匠手工精制的纯皮背包,拥着赵启平往门口走:“说真的,那小哥们儿有戏吗?我听说你们这五朵金花可是被不少达官巨富惦记着啊,据说还有亲王府打主意呢!”

“这你都知道?谭大人很接地气啊!”赵启平眉眼弯弯,笑嘻嘻地跟遇到的师生们点头致意,直到上了自己的车才继续唉声叹气:“没办法啊,我们启明的女生实在太优秀了,实力不允许埋没啊!”

谭宗明不答话,微眯着眼睛看他的小医生可劲儿得瑟,一条大尾巴晃晃地直往天上摇:“找我的都不用说了,光求到太后那儿的就足有二十家!”

“哦?”

小赵神医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指,认真地数着:“刨去那些年纪大的、家里有妾室的、人品学问不好的,最后连婆婆刻薄都成否决条件了,左筛右选,正经的青年才俊还剩下七家……”

“还行啊,比例不算太悬殊。”

“行什么行?”他的青年哀叹,脸上是真心实意的烦恼:“蔺元跟玉儿好了,我跟你说百分百是蔺晨撺掇的,要不那个药呆子才不会那么早开窍。不过,这一对倒还真般配。”

“那还剩四个,也还不错了。”

“别提了!”赵启平气结:“李青桐那个老不修,悄悄给自己划拉了一个儿媳妇!”

“哈哈哈哈哈……”

熙攘的街市上,悠悠行进的马车中,传出谭宗明的纵声大笑。


(四)

武德五年一开年,每日准时等在启明医学院门前的中书令府马车成了金陵一景儿。终于穿上金陵大学预科校服的柳家公子放学之后雷打不动报到,即使冲风冒雪也不例外;一直等到春风再起的时候,总算换得了小惠姑娘的一个点头。

“这都是什么混账话?”

在办公室里转圈的赵启平想摔杯子,想想这地界物质还远没有极大丰富,拿起杯子使劲儿攥攥又放下了。

继续转圈。

其实连赵神医本人也没想到,平时最爱哭的小惠丫头心里头最有主意,她虽然答应了和柳家公子交往,但是也明明白白地告诉人家:科学表明,年龄太小的婚育不利于健康,所以,成亲要在自己满十八周岁之后,而且——

——“我去,我真特么欣赏这个而且!”转圈的赵启平心头骄傲满满,因为他的学生坚定地告诉自己的追求者:“成亲后,我还要在医院上班。”

 

柳公子三天没来医学院门口报到。

小惠在房里哭肿了眼睛。可是,硬撑着上课、查房,一天也没有请假。

京城里早就开始有风言风语,当下渐渐地便说得不堪了,什么拿乔作势之类的都算是好听的。兜兜转转终于传到医院里,让护短的赵副院长火冒三丈。

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被他宝贝在手心上的这五个姑娘、这些盛名在外的启明仙子们,不过都是出身于最平凡的寒家小户;至于小惠,根本就是太后进香时路边捡到的孤女。

也是,有钱人,谁舍得自己女儿去做宫女啊。

赵启平摇摇头,准备晚上回府和谭宗明好好商量一下。

 

那日傍晚时分,瘦了一圈的柳小公子又出现在门口;小惠一脸决绝地迎向他,却见那少年恭恭敬敬施下礼去:

“惠姑娘果然不愧在赵先生身边朝夕请教,胸襟远胜寻常女子。是文昭狭隘了,我已禀明祖父并父母双亲,如能得姑娘为偶,当遂姑娘济世救人之心愿。”

 

(五)

武德五年三月初三,上巳节。

在这个又名“女儿节”的日子里,誉满天下的金陵赵神医郑重宣告,与启明医学院首批五位女学生结为异姓兄妹,并以海外妇科、儿科医术秘籍相赠。

消息一出,满城震撼。

 

(六)

“启平此举,真是大有深意啊。”蔺晨看景琰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起身去放帐子:“越想越觉得不简单。”

“是啊,要是以后有本事的女子越来越多的话,实在是社稷之福。”刚才的药浴效果渐渐出来了,景琰有点犯困:“我却不知道母后宫里这几个丫头竟如此聪慧。”

“没错,要说这玉儿又是这几个里头最出挑的,现在又有了神医义妹这个身份,我怕我那傻徒弟……景琰?”

琅琊阁主轻轻地唤了一声,没有回应。只见柔和烛火下、柔软帷帐内,他的爱人已经睡意深沉。 

身畔呼吸清浅,枕上青丝如墨。也许是刚才的谈话尽是些儿女情事、家常琐碎,整日里被军国政务环绕的皇帝显得格外放松,平时动不动皱紧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静静夜里睡颜宁和,愈发显得天容玉色、隽雅不可方物。

蔺晨轻巧地上床,一掌挥灭了烛火。仿佛觉察到他的体温,景琰在睡梦中靠了过来,带来一股山野间草木的芬芳。

安睡的陛下不知道,此时,自己的额头上印下了羽毛般轻柔的一个吻;然后,是更加轻柔的一声叹息——

心满意足的琅琊阁主在黑暗中无声地续上了刚才没说完的那句话:

“我那傻徒儿终会夫纲不振……罢了,不振就不振,谁让为师也……”


是啊,谁让为师也栽在这个真命天子手里?

罢了罢了。

 如此,倒也算得上传承有序。


 

评论(51)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