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沈剑秋/承志/一霖】【楼诚】《开罗日记》番外(二)山居岁月

安诺特的街道和南法山区几乎所有的村镇一样,弯曲狭窄,依山势起伏。阿诚把车停在唯一还算平坦的小广场边,车头避开了广场中心的阵亡将士纪念碑。他快步走向不远处的小酒店,那里据说有整个普罗旺斯最好的茴香酒。

呵呵,最好的。阿诚想起那个英国人夸张的神态,墨镜下的眼睛愉快地弯了弯。上个集市,他和大哥在自家那辆野马旁边结识了这位名叫彼得梅尔的英国广告巨子—当然他现在介绍自己是个作家,双方相谈甚欢。毕竟,70年代的普罗旺斯,定居于此的外国人还真是寥寥无几。

今天是彼得梅尔夫妇约好来拜访的日子,所以,茴香酒应该不能少。出了小镇,阿诚的野马开始在山道上加速,轻松地超越了一辆又一辆标致、雪铁龙。

嗯,是有些不大低调。尽管这里的司机有着动辄用喇叭表示不满和双手离开方向盘加强语气这两个闻名全国的坏习惯,但是,在收获了身后一连串不甘和愤怒的声音后,阿诚还是不禁第几千次地埋怨起明台来---当年,得知大哥和自己定居在乡下,明台不由分说就送了辆最新款的野马,从纽约直发马赛。此后,每隔两年都会有一辆新车到来,每一辆都性能卓越、颜色夸张,以至于每一次这位英俊的东方绅士和他的敞篷跑车在南法葱翠的山峦间飞驰时,都被视为对法兰西人无处不在的民族骄傲的一种挑衅和伤害。

也许习惯就好啦。很快,阿诚就第几千零一次原谅了明台的张扬。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动、行云流水般高挂一档,略略有些灰白的头发便和同色的丝巾一道,在五月清冽的山风间更加恣意地飘扬起来。

阿诚估计能比预定的时间早些到家。

做饭的时间自是来得及的,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在客人上门之前办妥:大魔王现在一定在院子里的树上睡觉,把它哄下来关进卧室至少需要十分钟,也许十五分钟。不,不能再多了,超过二十分钟他必须亲自上树把它捉下来---而大魔王很显然非常享受这一点。自从上次它被剑秋和承志家的牧羊犬娃娃吓到后,这只体型已经赶超了大哥的肥猫就每天都一付受害者求安抚的嘴脸骗到了不少额外待遇,比如,现在大哥居然默许它时不时睡在他们的大床上!

“这次迁就你纯粹是为了节省时间,而且绝对是最后一次!”此时,阿诚的嘴角和眼睛同时弯了起来,他已经决定还是自己直接架梯子上树比较好---“主要因为这次的敌人比较强大。”阿诚终于给自己对大魔王不知下限的宠溺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据说,彼得梅尔先生家里养了三条狗,而今天,是一定要一同来做客的。

评论(2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