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杜白/杜见锋/季白/多CP/穿越】【微凌李/洪赵】归来(下)

杜见锋融入现代社会的速度令人震惊。

伤好之后,洪少秋亲自来瑞丽把他接到了北京。半年后,再见到杜见锋时,是在霖市公安局不远处的一条商业街上。他身后是新开的一家军品小店,不大的店面里,高仿的刀枪弹药、军服徽章排列得错落有致;纯黑圆领体恤、军绿色马裤,脖子上用细细的皮绳吊着一颗6.5mm口径子弹,高大俊朗的男人痞痞地斜倚在门框上,在八月的阳光里眯缝起眼睛,笑容明亮如八月阳光。

刚刚又结束了一个案子回到局里的季白感到心跳瞬间的停顿。

 

打电话给洪少秋,这人似乎很不耐烦,拒绝回答为什么杜见锋已经拥有了全套合法证件和无懈可击的成长、就学记录。季白气结,眼前幻化出那位国安神探故作高深的嘴脸,恨不得一拳挥上去。到是赵启平一边盒盒盒一边接起电话:“三哥,你放心,请示过的 ……请示的谁老洪不说我也没问。啊对了,他那小学记录是照着老洪自己的成绩复制的,我的?我的不能复制,学霸,太耀眼了你懂的盒盒盒---”

“好,”季白咬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你家老洪知道不?他干什么要回来?北京待着不是挺好,或者回河南。”

洪少秋接起电话,口气平淡无波:“季三儿,这我真不知道。我问过他,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回来挺好,距离这么近,低头不见抬头见。

不久,季白就认命地默许了属下们对于“旅座”的崇拜----对了,“旅座”是杜见锋的网名。季队长在某一个夜班时跟猴子闲聊,突然知道这个生物学上已经100多岁的人成了网红,差点把刚接满开水的方便面桶扣在自己腿上。

然后他就打开了“旅座”的微博,不出意料地从主页的设计风格上找到了赵启平的影子,甚至最初的一些文字很,怎么说,很李熏然。但是不久,“旅座”对于某个军事问题的看法和军品的鉴定,特别是对于二战期间中国正面战场一些战役、战斗的评述分析,就彰显出高度的专业性和突出的个性特征:每次话语不多,但是精辟、冷峻,一语中的。更特别的是,他的回复和发帖都是繁体字,那股阳刚中特别的“儒雅”之风,迅速在糙老爷们儿占绝对优势的军迷圈中脱颖而出。 

“写个繁体字就是儒雅?”季白扶额,决心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不去深究旅座到底认识几个简体字这样的问题。

 

终于有一天,季白告诉磨叽了许久的赵寒,请杜见锋来指导格斗动作没问题,但是范围仅限于重案组,不许扩大。

不出意外,赵寒刚一出门,办公区里就传来一阵小小的欢呼。季白打开电脑,没注意自己的嘴角已经弯成一个愉悦的弧度。

又过数日,某脑残粉、微博名“卷毛小警官”发了一张旅座的照片。照片拍的不错,光影相当讲究,当时杜见锋正在鉴定一把二战德国军刺,刀砍斧削般的侧颜,特别是凝视军刺时那令人窒息的眼神,导致军迷圈外迷妹的集体花痴,引发“旅座我嫁”“旅座我要给你生十二生肖”的表白狂潮,收获医疗大V“第一医院凌远”的高赞及转发。

自此,旅座杜见锋,网上爆红。

 

12月7日,季白窝在家里看央视的军事节目。

今天是二战珍珠港事件的专题,请来的嘉宾中却赫然有杜见锋。这是制片人陈家明对着李熏然软磨硬泡的结果,今年9月份国防教育日前夕,他拿《舌尖上的中国》上的所有美食信息换来了杜见锋的电话,而杜见锋毫不做作的点评风格、仿佛亲历者般的精准描述,甚至偶尔爆出的粗口都让收视率节节飙升。特别是有一次在探讨抗战时国军的几次重大战役得失这个话题时,他与军事频道资深专家张将军当堂辩论,全程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其激烈程度甚至摄像师的手都忍不住发抖----最后竟然逼得后者缄口不言,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陈家明乐晕了,大半夜打电话给李熏然满口感谢。凌远在旁边静静听完了,翻身圈住小卷毛叹口气:“陈导要是知道老杜的真实身份,会得心脏病的。”

“所以为了他的健康盒盒盒盒盒盒-----”

 

想到这些始末由来,看着高清镜头下那个人神采飞扬的面孔,季白情不自禁地又弯起了嘴角。

“季队长,今晚有空吗?能否到店里坐坐?”手机上新来一条信息,繁体字。

“不是在北京做节目吗?”

“前几天录好的,已经回来了。从北京带了二锅头。”

“好。”

 

夜风温柔。

号称四季如春的霖市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严冬,即使进入12月,树木依然青翠,空气只是寒凉。季白的车滑过霓虹辉煌的街道,路边一点不逊于白日的嘈杂带来人间烟火特有的柔软和舒适。

这是当年的老杜他们梦寐以求的日子吧,这种安稳的忙乱,平和的杂扰,小打小闹的烦忧,实实在在的生活。

停好车,季白拿起洪少秋刚刚寄来的一个档案袋,向前方走去。

还是那间不大的店面,面向街巷的橱窗里,一杆杜见锋高价收藏的三八大盖炫然夺目;在它旁边,并不是很搭调地放着一套抗日战争时期的国军将官军装,八成新的军服肩头,少将将星闪闪发光。

季白在门口略略一顿,看到温暖昏黄的灯光在面前倾泻而出。灯影笼罩中侧身开门的杜见锋微微一笑:

“季队长,你好。”

 

 

 

 

 

END

传说最遭恨的所谓开放式结尾。我才不说我是因为拆了一堆CP怕被人打死盒盒盒盒盒盒----

评论(2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