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多CP】从天而降【第四章】

飞机上码的一章

话说你咪在前两天在洛杉矶木有偶遇到小王万念俱灰、灵感尽失,卡文到怀疑人生。今天再次来到LA,发现依然没戏;遂大彻大悟化悲痛为更新,让平平从此踏上开挂之路狂奔而去……

怎么样,咪这个态度端正吧?求表扬。

以下正文。

 


(一)

赵启平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街道并不宽敞,两边的店铺民居却很密集。高挑的酒旗飘摇的食幌、叫卖的小贩数钱的掌柜,真真是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好一幅属于大梁的《清明上河图》。

刚刚过去的这些天,赵启平老老实实地当了一回再彻底不过的宅男——没办法,虽然萧景琰绝没有囚禁他的意思,但是,沈追蔡荃加上不当值时候的蒙挚列战英,几个人每天轮流往那个小院里头一坐,天南海北就没有他们不问的。而且,大人们坐下容易,起来告辞可就难了,基本上非快宵禁了不可。

如是者半月有余。

 

小赵医生觉得他们肯定彼此之间有个排班表。要不然,为毛自己这里根本没有一天空闲、他们却从不撞车?甚至还有一次竟然是大统领偷偷摸摸地先到了确认两位尚书大人不在、随后列将军护卫着陛下本人微服前来,聊了一个时辰后才意犹未尽地离去的。

不过,好在聊了这么多时日到底没有白聊;关于赵启平的来处,大梁核心团队保持了高度一致的默契;最后统一的对外口径是:赵氏家族系中华一脉,先祖随徐福【注1】浮海而居于海外,因得遇仙人而通晓奇技,并传之后辈——这就完美诠释了为什么赵先生年纪轻轻就如此“博学多闻”的缘由。

赵启平最初听到这个堪称现代童话版的解析后一口茶喷在桌子上,实在感觉不能再无语;不过定下心来想来想去,这个说法固然漏洞百出,但好歹比较符合目前大梁社会的公众认知,于是只能捏着鼻子就范。

自此,上海第一附院的骨科精英便开始扮演一位一千多年前的海归——世代居于海外、想落叶归根但回来谁都不认识的那种。

总之比少小离家还惨就是了。

 

此刻,小赵医生正施施然漫步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中国大街上,身边是蒙大统领亲自陪同,身后不远不近地还缀着几个陛下特派的亲卫。好不容易出回大门,赵启平没发现自己已经秒变了好奇宝宝——开玩笑,这古朴稚拙的民风人情、鲜活生动的市井繁华,简直是任何什么影视基地都无法复制、任何电影电视剧也无法再现的好吗?

与蒙挚一问一答之间,兴奋异常的赵医生第N+100遍怀念起自己那个耗光了最后一点电量的爱疯X来。

天地良心,小赵同学可以对灯发誓,这要是拍几个视频PO上微博,绝对眨眼间粉丝过百万妥妥的。就算只发附院的内部群,也会分分钟引爆票圈对不对?不提别人,自家那个卷毛表弟就得一路杀到家里,堵着门星星眼求故事问八卦;而他家那位24孝院长大人肯定会贴身护送,坐下喝个茶的功夫就能与老谭再策划点什么改革新动静出来。

 

一念至此,赵启平心中蓦然一痛。

实际上,有感于小赵医生的坦诚,萧景琰已经责成蒙挚派出得力人手,专门查访谭宗明的下落;但是时至今日,依然是没有一点音讯。

“该不会是……”赵启平摇摇头,不敢再想;打起精神重新往街边望去,只见正前方十数米开外一排整肃门面,端严的大门上方高悬一块黑底金字匾额,赫然三个苍劲浑厚大字:济世堂。

 

(二)

“这是咱们大梁最大也是最好的医馆了!李青桐大夫曾在琅琊阁习学岐黄之术,师从老阁主十年有余。出师下山后开办了这家济世堂,仁心妙手活人无数,实实是一位神医。”

赵启平在人来人往的门外站定,好奇地打量着这家千年前的三甲医院;豪爽实在的禁军大统领想着这些日子没少跟小赵兄弟问东问西,因此介绍起来格外详尽:“当年先帝在时,曾有意延请先生进宫主持太医院,李神医言道师父有命:琅琊阁人只涉江湖、不入朝堂,竟是婉拒了这能近侍皇家、一步登天的好机会。”蒙挚说到此处,言语之间颇有钦敬:“不过,遇有疑难杂症,宫里的太医也是时时过来请教的。”

“哦哦,确实了不起。”赵启平点头称是,心念电转却道做太医飞黄腾达固然容易,可是卷进宫廷秘辛掉脑袋也超级便利不是?有医术有头脑,看来这家医馆的主事是个聪明人,估计搁现代能跟自己那位顶头上司有一拼。

说起来这隔了多少年毕竟也是同行,小赵医生心下发痒,正盘算着要不要进门去看看,猛听身后一阵喧嚷——

“让开让开!”

嘶声呼喝之间,一架马车横冲直撞而至,伴着一路上的卷烟扬尘尖叫惊呼,堪堪在济世堂门口急急刹住,两匹马碗口大的蹄子高高扬起重重落下,在长条的青石台阶上刨出四溅的火花。

车还未及停稳,几个健仆就从车厢里抬出一张竹塌来,一叠声地喊着大夫救命簇拥着往里去了;众人走避之间看不清病患面目,只见到榻上之人一身锦袍华贵,依稀是个身量不高的少年。

 

“快去后堂请师父!”

开医馆的惯见急症,前店招呼的济世堂大弟子连忙吩咐下去;旁边坐诊的几位大夫也围过来,指挥着仆从们七手八脚把人放下。为首的小厮口齿伶俐说的分明,方知是家里的小公子新得了一只小狗,玩得高兴时嘴里含着个枣子去追,不想一跤摔在地上就没了知觉。

那边厢一望之下,几位大夫中最年长那位果断道:“定是被枣子噎住了!”随后快速撤下少年脖子下胡乱垫着的衣服,放低头部:“拿长杆镊子来!”

“这样不可以!” 榻上少年面色青白人事不知,眼见着一尺多长的竹镊子就要往那喉咙里伸过去,心急如焚的众人背后突然响起一声断喝,接着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大步冲了过来:“这会要了他的命的!”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老大夫手一抖,镊子哒地一声滑落地下;火急火燎从后堂赶来的李神医也脚步一顿,与此同时,几个仆妇丫鬟簇拥着一个钗横鬓乱满面泪痕的中年美妇刚刚奔到门口,正好听到这句话,不禁两眼一翻就软倒在了地上。

少不得又是一阵忙乱。

“你……你在做什么?”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小公子身边就传来贴身书童带着颤音儿的哭叫——刚才那个年轻人已经趁大家不备把昏迷的小公子抱了起来,竟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李大夫大怒,正要出言喝止,却见青年呈弓步稳定在病患身后,双臂从背后环抱住少年的腰腹部,一手握拳,拳心向内按压向肚脐和肋骨之间的部位;另一只手成掌捂按在拳头之上,双手不停地用力向里向上挤压,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注2】

 

从未见过此种手法的济世堂上下不由得齐齐瞠目结舌。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尚未反应过来的当口,随着青年的按压,那无知无觉靠在他身上的锦袍少年忽地身子一挺,一枚小小的物事从半张的口中激射而出——脚下的书童连滚带爬捡起来,赫然是一枚黑红色的枣子!

 

一片惊叹。

急火攻心晕过去的中年美妇恰在此时悠悠醒转,见状大哭一声“我的儿”就扑了过来;那施救的青年却依然面色冷峻,他一手抱着少年,另一只手横在胸前坚决地挡住了妇人,用比刚才还要紧迫的语气高声问道:“到底吃了几个枣子?”

“就……就一个……”突如其来的寂静中,妇人身边一个总角年纪的小丫头抖抖地答道,手里还死死攥着一方鼓鼓的帕子:“奴婢洗了八枚枣子,剩下的七个……全在这里……”

“都让开!”年轻人说罢,迅速把少年放倒平卧,然后双手交叠按住胸口,再次快速按压起来。

大张着嘴半天、总算醒过梦来的蒙挚赶紧招呼着济世堂众人和患者家人散开,给赵启平腾出一块地方。中年美妇许是认得蒙挚是何人,闻言也泪眼婆娑地后退了两步;她看着那个清瘦的年轻人半跪在儿子身边,一会双手按压,一会竟然俯下身去对着儿子的嘴吹气!

“菩萨呀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李神医,李神医呢?”

 

“娘亲……咳咳……”仿佛是过了一辈子,就在妇人几乎就要再次昏过去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儿子虚弱的声音。抹掉泪水定睛一看,那个半靠在书童身上抬手伸过来的,除了自己的心肝宝贝还有哪个?

 

(三)

满厅堂喜极而泣的嘈杂中,李大夫和济世堂的医者、弟子们都定定地看着那个年轻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几乎没有人能来得及思考什么。直到惊心动魄的瞬间过去,那个生生从阎王爷手里拉回一条命的回春圣手才动作轻缓地把病患交给家人,抬手试了试额角的微汗。

此刻,他静静地坐在一把木椅上,一双圆圆亮亮的黑眼睛温和地注视着与母亲哭作一团的少年;人们直到这时才发现这位奇人不仅年轻,面貌竟然还颇为英俊——只是那张俊逸英挺的脸上,片刻前的冷肃严厉已经全都不见,现在浮动的满满都是欣慰与释然,还有一点只有身为医者才能体会到的骄傲与自豪。

 

“济世堂李青桐,及医馆上下众位同仁弟子,拜谢神医高义妙手,请受我等一拜!”

 

(四)

“竟然真的是柳中书家的小公子?”列战英扫过堆满院落的一地箱笼,转头看向正挠着一头短发发愁的赵启平:“我说怎么陛下也这么快有了赏赐。”

“是啊,那孩子别看是个官2//代,其实挺可怜的。”赵启平把人往屋里让:“我问蒙大哥了,他们家家教特别严,整天除了读书就是练武,一点也没有玩乐。不过才十二岁的孩子,憋得狠了,今天吃果子的时候见着条小狗,一边吃一边追,没想到就出了事。”

列战英摇头叹气,他其实并不明白官/2//代几个字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些天赵启平嘴里冒出的新鲜词儿多了去了,久而久之也能根据上下文猜个八九不离十。

“是啊,柳三公子是家中老幺,又是先皇后生前最疼爱的幼弟。”列将军欠身谢过小赵医生的茶:“柳家前两位公子都是英年早逝,去年皇后也不幸薨逝,全家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柳大人自是多有期许。”

“是吗?”在赵启平的感觉里,一向少言寡语的列将军恐怕是头一回说这么多话:“怪不得……”

怪不得那送礼过来的柳府老管家涕泪纵横地口口声声说到,赵神医救了小公子,也便是救了柳府上下数十人的性命。

“不过是凑巧赶上,我是医生,遇到这样的事还能袖手旁观不成?”说到这里,赵启平正色道:“请转告陛下,医者本分,赏赐什么的真不需要了;不过这急性气管阻塞之症并不少见,且不同年龄的病患处理方式不同;我想在医馆中普及正确的施救方法,不知是否可以?”

 

 

 

 


 

【注1】徐福:字君房,秦朝著名方士,道家名人、曾担任秦始皇御医,出生于战国时期齐国。据《史记》所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之后,为能长生不老,派遣徐福率领数千名童男童女和工匠东渡前往蓬莱求仙,后杳无音讯。民间传说徐福船队到达日本,并从此定居繁衍。

【注2】海姆里克腹部冲击法(Heimlich Maneuver):也称为海氏手技,由美国医生海姆里克发明。1974年他首先应用该法成功抢救了一名因食物堵塞呼吸道而发生窒息的患者,从此该法在全世界被广泛应用,被人们称为“生命的拥抱”。 具体操作步骤是:急救者首先以前腿弓,后腿蹬的姿势站稳,使患者坐在自己弓起的大腿上,并让其身体略前倾。然后将双臂分别从患者两腋下前伸并环抱。左手握拳,右手从前方握住左手手腕,使左拳虎口贴在患者胸部下方、肚脐上方的上腹部中央,形成“合围”之势,然后突然用力收紧双臂,向患者上腹部内上方猛烈施压,迫使其上腹部下陷、使异物被腹中残余气体逼出。

评论(71)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