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番外二)1500岁的宝宝

和群友们的六一节联文……快乐的日子,为我威武大楼诚继续添砖加瓦!

介个,还是那句话,正文没写完不耽误写番外对吧?

本文特别送给 @猫爪必须在上 



萧景琰是个正直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不但正直而且善良。

这两点优秀的人类品质集中到某个具体的事件上就是:陛下可以用绝不伤害对方的方式坚守自己的底线。

比如,他对某种时尚词语的认知与接受。

 

“八一,为什么现在的人那么喜欢自称为宝宝?”清晨的餐桌旁,景琰抱着已经肥到人神共愤程度的花花,一边给人家挠脖子,一边对着正从厨房里端出绿豆粥的胡八一发问。

胡八一放好粥,摆好凉拌的小黄瓜、海带丝,又从瓶子里掏出腐乳和八宝菜,随口答道:“那不是谁都希望显得年轻嘛。”

“可是,30多岁的人这么说话,不是显得太……”景琰皱起眉头,不假思索地反驳道:“太违和了么?我们那时候,30多岁都可以自称为老夫了。”

胡八一暗暗翻了个白眼,不想说你们那时候人才多长寿命这样伤感情的话,心念电转间脱口而出:“老夫也可以聊发少年狂啊!更何况,我家景琰说是30多岁,其实在我心里就是个宝宝,心尖上的宝宝。”

景琰不出意外地红了脸,心道胡八一果然具备登徒子的全部素养,这种哄人的话简直张口就来都不带过脑子的;不过,明知道那人就是单纯地哄你高兴,心里还是莫名有些小感动,还有些小甜蜜。


胡八一再度从厨房里转出,盘子里是热气腾腾的小花卷和两只水煮蛋;隔着袅袅的白色蒸汽,只见景琰静静靠在窗前的沙发上抱着猫低头不语,面色已经如常,耳尖却还是一抹绯色。

八一不禁失笑,他的景琰什么都好,就是骨子里还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不过也对,要不是这样,他也就不是萧景琰了。

“喵呜……”花花有些不耐烦,本来按照惯例,挠挠脖子之后是固定的“猫爪必须在上”游戏:老爸的手伸出来,花花的爪子搭上去;老爸抽出手再覆上去,等着花花再搭一遍……每天早上一人一猫都要如此这般玩上一会、等结局一定是花花“获胜”才能结束。

不过今天不知道老爹跟老爸说了什么,老爸半天都不肯回应自己的信号。花花有些着急,刚要加大点卖萌的力度,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被另一双大手抱了起来,还充满恶意地掂了掂分量:“景琰想什么呢?不吃饭了?对了说正经的,咱家花花是不是该减肥了?”


大事不好。

花花挣扎下地,一溜烟不见了。那边厢景琰回过神来,不无羞恼地瞪了八一一眼,洗过手坐到餐桌前:“嗯,提到宝宝,这不马上六一节了么?咱们要不要为小孩子做点什么?”

胡八一点头。

即使是两个人的早餐,遵循的依然是食不言的古训,正好趁着这段时候好好想一想。

 

这天晚上回家后,景琰和八一交换起各自问到的“情报”:

梁仲春答应了苗苗给他买最新款的乐高:《星球大战》系列的75144,据说仅配件就有1703个,而且还没有投放中国大陆市场。

“你说我又不会海淘,还得托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朋友给买了寄过来。”梁仲春在电话里唉声叹气,但是词头句尾却是藏不住的嘚瑟:“没办法,苗苗真拿到了红领巾奖章,市级的!比市三好还难……咱不能对小孩子失信不是?”


“苗苗是个好孩子。”景琰点头称是:“咱们也送一个吧,让他报型号。”

胡八一同意,随后告诉景琰:凌院长的医院在儿童节期间要组织三天的专家特诊,同时给儿科的小病友们准备了礼物;熏然是和党支部一起去儿童福利院做一天义工,还计划在儿童节当天接孩子们来参加“110开放日”——不用讲,小朋友对当一天警察充满期待。


小赵医生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还是活力满满,他上个月去青海玉树对口支援三个月,为震后新建的儿童医院培养骨科手术力量:“我们这儿还有一个美国来的胸外科专家欧文庄,前天我俩联台完成了一个大手术,救了一个被牦牛踩踏的孩子,要是不出意外,六一他就能脱离危险期了!”

胡八一真心实意地表示了祝贺,同时在下一个电话里,不出所料地获悉了老谭表达心意的一贯简单粗暴方式——他给赵启平交流的那家医院捐献了3台最先进的救护车,还有一个堪称国际水准的高寒地区儿童地方病研究实验室。

 

景琰叹服,接下来告诉八一,儿童节明诚秘书长要以个人身份去川西高原上的小城丹巴参加一所希望小学的20周年校庆;不久之前人们才获知,明氏是国内最早开始支持希望工程的家族之一,且对每一所学校都是持续关注。至于20多年间他们一共捐建了多少所,恐怕只有中国青基会才能知道。

 

“川奇市长最近批了不少乡村小学的校舍复建,还从陈总那里敲诈了全地区的校服。”

“哦?DU不是做高级婚纱定制么?”

“这个六一开始定制校服了。而且是专门为西部地区设计的款式,据说还会拿个大奖。”

“那……敲诈?堂堂市长不会不给钱吧?”

“给了,给了运费。不过亦度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景琰大笑,然后认真地说起洪少秋和季白的新消息:“他们又去缅甸了,上礼拜走的,两个人一起。”

胡八一本能地想问什么时候回来,又自失地摇摇头:“但愿这次任务能够顺利。”

“嗯,昨天三哥发了微信,他们那个小组要给一只小象捐献假肢。三哥说是去年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毒贩的手雷炸伤的,当时还是咱们给抬上卡车救了一条命。”

胡八一的眼睛亮起来:“这个能有照片么?不涉密吧?”

景琰迟疑了一下:“我真的不知道……”

 

胡八一翻身躺倒,心里有些许的挫败。

善于察言观色的花花敏锐地感受到了老爹情绪的低落,淡定地蹭了一下景琰跳下床去。

景琰轻轻靠过来,手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八一的肩膀:“怎么啦?国安的规矩多,不是早就知道么?”

胡八一不说话,心里也为自己的孩子气有些无奈:

怎么一想到景琰有一些不能和自己分享的秘密就忍不住吃醋呢?说起来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成熟一点不好吗?

心理建设没做两分钟,那边景琰已经有些心慌:八一不是真生气了吧?

他咬咬牙,下定决心一般:“你不要不开心好吗?这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好了……宝宝……”

 

胡八一从床上一跃而起。

花花在卧室外挠了半宿门。

 

2017年6月1日,京城连续第N个大晴天。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总部在这天接到一份正式的申请:“为弘扬我国悠久民族文化传统,发现优秀国学人才,特申请设立少儿国学专项公益基金……”

在陈述了基金来源、用途、监督机制等诸多要素之后,申请者郑重提出了持续捐助的承诺,并提供了一份无懈可击的个人资料和银行账户。

基金会注意到,申请方没有提出任何回报方面的要求,唯一的条件是捐助不以真实姓名出现——在捐赠者的署名一栏,只填了这么一行字:

1500岁的宝宝。

 

 

 

 

 

【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是全国性公募基金会。2009年1月经民政部批准设立登记,业务主管部门为民政部。基金会宗旨是汇集海内外华人爱心,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救助城乡特困群体,促进社会救助事业发展,服务社会和谐文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理念为以仁爱为本,解困者之忧,尽社会之责,行天下之善。 基金会发起多个公益项目,设置多个专项公益基金,包括大爱清尘公益基金、中国爱心城市、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聆天使计划公益基金、中国水安全公益基金等 。


评论(5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