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洪季/洪少秋/季白】国庆龙系列.九龙传.银狐

感谢 @云飞 云飞太太的九龙脑洞,话说九条龙个个都萌---我交作业啦!

欢欢乐乐数千字,祝祖国老妈生日快乐!祝亲们国庆快乐!

不要问我画风为毛变成这样----


原脑洞:

洪少秋,南麓龙。常年居于崖洞,喜霜露,好管闲事,爱打抱不平,与狐仙季白志同道合。

以下正文。


(一)

果然,见领导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事情。凡人如是,神仙也没跑儿。

南麓龙洪少秋一副葛优盘盘在自己高大的洞府中,暗青色的鳞片在身边水晶灯盏的反射下闪着幽幽的光,沉闷得犹如此刻的心情。

前两天萧帝君召集九龙开会,开始说什么大家镇守一方,山海安靖,下界也平稳,实在是辛苦了。说到这儿,洪少秋听到北海龙荣石清了一下嗓子,然后和东海龙杜见锋、南海龙谭宗明一块儿接了一句:“但是!”

“对,但是!”萧帝君横了他们一眼,果真就这么说了下去:“虽然各自的属地目前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隐患还是有的,而且还都不小。”话到这儿,帝君略停了一下,他们大哥---帝龙蔺晨赶紧狗腿地递过一杯茶,洪少秋的手机上立刻收到一条杜见锋的信息:“没眼看!龙的耻辱!”

他回了一条:“没错!”

刚要再打几个字,听到帝君的声音忽然严厉了起来:“比如说,荣石你那北海,据说现在冰山化的有点快啊,御膳房的熊婶跟我念叨几回了,她在那边的白胖儿子们都见瘦,竟还有饿死的!谭宗明那南海也不消停吧?魔界那边好像惦记上不少岛?连黄岩岛他们也敢肖想!我看你是不是光顾着收宝贝,回头再把最值钱的宝贝给丢了?”

天威果然不是盖的,荣石和谭宗明不提,连没被点名的洪少秋自己都觉得身上的鳞片儿有点抽抽,有往起翘的意思。

药丸。

真要翘了,天界那蛇蝎精的曼春美甲店也不是没办法,不过那全龙护理可要了亲命了,名副其实的一条龙,贵死你。

 

谁说神仙没有烦恼?不信,你当当试试?

那天的会议最后的结果是:各条龙抽签,互相巡视非自己管辖的领地,找茬挑刺,帮助别的龙提高领地的综合管理水平,特别要注意各自领地的防务安全和环境安全。

出这个主意的是西海龙凌远,他前些日子幻化成人形到下界当了一个医生,凡人无知,让他略施小计就成了当代神医;后来,凌西海头脑一热想救助更多的凡人,就又当了一个院长,那点什么管理啊改革啊预案啊之类的玩意就是那时候落下的毛病。

不过,抽签互查这个办法看起来确实蛮有效的样子,就是有点损。

所以,洪少秋荣石杜见锋他们几条落后龙不免有些嗤之以鼻。

杜见锋拿着抽到的签儿蹭了一下凌远的龙须:“我说,你咋不上天呢?”

一直没说话的西麓龙庄恕抖了抖,身边的东麓龙明楼扶额,差点摔了手里的青瓷瓶。

东海龙王后知后觉:“我去,你和老子现在都在天上。”

 

(二)

洪少秋的日子原本过得很不错,打心眼里不愿意到别人地盘上转悠。南麓龙的领地不大不小,但是好东西却不少。山上到处是什么小叶紫檀黄花梨的树,郁郁葱葱地招人烦。气候也凑合,他自己喜热怕冷,这块地方恰恰四季绝不分明,一个夏天从头嗨到尾。平时他就待在南麓峰最高处的洞府里面,门口的万丈悬崖刀劈斧削,壁立千仞,出门的时候,爪子一蹬尾巴一甩就能融化在蓝天里,嗯,路况不要太良好。

美中不足的是,南麓这地界仙口实在太少,让喜欢热闹的洪少秋有些心塞。于是,在和那个走道儿硬撅撅的紫檀精又喝了一肚子露水之后,他毅然决定,出发!执行九龙会议的重大决定,按照抽签(划掉)安排,去北荒之地检查工作去!

 

无论是南麓去北荒,还是东海奔西境,下界的帝都都正好在路途中间。洪少秋学了个乖,吸取了上次谭宗明没留神在晚高峰的二环路上变身、差点被中科院收去的教训,看准了一个什么剧组的化妆间,化成人形出门就走,全不顾后面有人大叫“靳老师!靳老师片场在这边!”

 

不得不说,这下界也有下界的好处,起码比天上热闹多了。不过,帝都既是天地之间的联系枢纽,那么,混在凡人里的大小神仙也自是不少。这不,还没溜达出两条街洪少秋就瞧见一位:个子挺高但黑不溜秋,还穿着一件黑不溜秋的衣服,一回头就脸上那双眼睛还算是真漂亮,精光闪烁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条狐狸。

没错,一个狐仙,洪少秋绝不会走眼。

话说,一个狐仙,老盯着前面那两个小伙子干什么?莫非,仗着自己有点仙家手段,打算欺负凡人?

一念至此,洪少秋开始盘算,怎么给这只狐狸一点教训。

还没等洪少秋想好,狐仙已经飞扑上去,一脚踢掉一把刀,一手拧下一把枪,和旁边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一帮警察一起,把那两个小子死死摁在了地上。

有警察向狐仙敬礼:“季队,嫌疑人这就带回吗?”

狐仙一本正经地回礼:“辛苦了,收队!”

 

洪少秋看着几辆警车离去,一转眼,那个名叫季队的狐仙又从一棵树后面转了出来,笑嘻嘻地向他走过来:“前辈,您见笑啦!”

洪少秋明白了,如今仙界也流行什么穿越啊、cosplay的游戏,有神仙想解闷了,就附身在一个凡人身上24小时日夜不离,体会一把凡夫俗子的工作生活、生老病痛。不过,这种游戏的前提是不能动用仙法干涉凡人的生活轨迹;至于时间玩多久全看神仙高兴,可以随时终止抽离;而被附身的凡人,根本啥也不会察觉。

原来这狐仙附身的是个警察,不错,正义的狐狸。

 

(三)

事实证明,狐狸不但正义,还挺热心。

第一次踏足帝都的南麓龙王无比感谢狐仙答应他结伴同行的邀请,两天来,他们把这座城市转了个遍,不但弄明白了怎么安全通过西直门桥,还顺手收拾了一把城市治安。临走前一天,洪少秋掰着龙爪跟狐仙算:他们“一共抓了四回毛贼,识破两次碰瓷儿,擒获人贩子一名,劝阻地铁公交打架三车次,收走门头沟山里粘鸟的网子五面,还在树顶上捞下来一只猫。”

“那猫是怀孕的,肚子里至少仨。”狐仙眼睛亮晶晶地补充道。

洪少秋点头,小心拈着茶盅和狐仙碰了一下。

 

茶馆对面有个卖卤煮的档口,洪少秋被那特殊的香气吸引,走近前去,一边研究在大锅里翻腾的东西属于什么物质,一边问狐仙:“你想好了吗,要不要一块去北边?”

狐仙眼睛更亮了,正要说话,却见不远处的饭馆里冲出了一个人,向这边泼命狂奔。他的身后,紧紧追着三个虽然穿着便装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男人,为首的那个居然长得和洪少秋有七八分相似。洪少秋一愣,看见街的另一头又赶来几个人,打头的是个女子;他们前后夹击,把逃命的那个家伙严严实实堵在了这条不宽的小巷里。

走投无路,那男子一把扯过过路的一个小姑娘,亮闪闪的尖刀横在了她的脖颈间。

洪少秋看到和自己相像的那个男人在迅速地调度指挥,对面的屋顶上也很快出现了狙击手;他叹了口气,对狐仙笑了笑,转身向卖卤煮的大爷要了一双筷子。

瞬间,两根筷子正正地插在那人拿刀的手臂上,居然没人能看见是谁出的手。

洪少秋心头默念着“深藏功与名”转身要走,却被一双苍劲的大手牢牢拖住:“兄弟,真是条汉子!老哥佩服!今天,说出大天来也要吃碗卤煮!”

香菜蒜汁辣椒油,葱末腐乳韭菜花,咣当两个热气腾腾大海碗落在桌面上,大爷声如洪钟:“一看您就是个练家子,这帮国安的今儿个遇上您算是抄着了,要不那小丫头还真悬---不过这也就是怹们,做好事天帮忙;前几天那帮城管追人,街面儿上净给使绊子的---”

洪少秋连忙逊谢,却忽然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旁边狐仙被一块肺头烫的一抻脖儿,又灌了口北冰洋才开口问道:“大爷,您怎么知道他们是国安的?”

“姆们什么不知道?”大爷骄傲,“您上眼----”侧过身让洪少秋看胳膊上鲜艳的红色臂章:“朝阳群众。”

 

(四)

朝阳群众果然天下无敌,连神仙也不在话下。

当晚,洪少秋腹中绞痛,蜷成一个团缩在床上,用尽神力才堪堪保住不在这个五星级酒店里现出真身。

狐仙急坏了,一个劲埋怨自己这两天带着这条龙胡吃海塞,全忘了人家原来只喝露水,现在终于摊上了压坏龙的最后一碗卤煮。

洪少秋面色苍白,他的头上已经隐隐冒出汗珠,而窗外早已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阿季,”他抓住狐仙的手:“我不要紧,就是吃坏了肚子,快去取一些纯净的水来,喝了就好。这里的水不能用,自来水和河水都不行,不干净。”

狐仙点头,正要出门又被叫住:“你要尽快,我一出汗这里就是大暴雨,如果实在忍不住现了真身,这里就会在暴雨的同时加上台风和地震---”

阿季肃然,夺门而出,冲进茫茫雨幕。临走前瞥到一眼房间里的日历:7月21日。

 

12小时之后。

一股清冽的甘泉缓缓流进洪少秋的喉咙,他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已经筋疲力尽跪坐在床边地上的狐仙。

“阿季。”

阿季苦笑着,手抖得几乎持不住水杯:“老大,我还是法力太差,速度太慢了。本来想着长白山天池还近一点,结果去了以后,发现那儿开始盖度假村了,水没法用;只能又跑了一趟西藏,谁知道纳木错边上也净是露营的---这是羊卓雍错的水----”

洪少秋握住了他的手,半晌,嗓子哽了哽,说道:“好好去洗个澡,换换衣服,跑了这么远,你看上衣裤子都磨破了----再说这黑不溜秋的有什么好看?老穿这个。”

狐仙笑了,圆圆的眼睛里都是狡黠的光芒:“听您的,我去洗澡。不过,衣服还是过些日子再换吧。”

洪少秋看着他一瘸一拐挪进浴室,经过窗户的时候,一把拉开了窗帘。

窗外,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五)

南麓龙洪少秋和狐仙阿季正式到达北荒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一路上,他们频频出现在沿途凡间的各个地方,到处行侠仗义,扶危济困;同时做完好事第一时间转身就跑,真正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留下了许许多多哥的传说。

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很多事情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某日,洪少秋忽然心有所感,拥着怀里黑不溜秋的狐仙叹道:“凡人说阴沟里翻船,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想我堂堂龙子法力无边,竟然能被区区一碗卤煮放翻,简直是匪夷所思。”

阿季懒懒地说:“对呀,神仙凡人都有弱点啊---”

洪少秋挑眉:“哦?那,阿季的弱点是什么呢?你最怕什么?”怀里的狐仙明显僵了一下,仿佛被这句话触发了最惨痛的回忆。半晌,才期期艾艾地说出一句:“蛋黄月饼。”

洪少秋大惊:“不会吧?应该是五仁才对啊!据说,北麓龙黄志雄就是误食了一块五仁月饼,才狂性大发的----”

阿季蹦了起来,圆眼睛瞪得像两个十五的月亮:“胡说!五仁最好了!我上次被蛋黄月饼几乎害死,多亏稻香村的五仁月饼救命,还续了五百年法力---”

好吧,知道你的能量棒成分了。洪少秋围笑。

 

心情好,检查别人的工作更是不能再容易。悠悠荡荡又是一个月,洪少秋准备回天界汇报巡视情况。写完报告,忽然想起来今天忙了一天,天都快黑了竟没有见到狐仙,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他把自己裹严实了,推开门。外面已经是一片银白的世界,苍苍茫茫的大雪铺天盖地,扯棉落絮地环抱了整片天幕。

慢慢的,雪停了,月亮不知何时已经升上中天,清冷地映照着一片皎然。洪少秋凝目远望,正想张口呼唤,却又猛然停住。远远地,在一望无际的银色大地与穹顶般漆黑的天幕之间,缓缓地走来一个身影。

它优雅,矫健,身上是浓密的银白色的毛发,一步一步地渐渐在他的视线中清晰。它的背后是满天星光一轮朗月,脚下是皑皑白雪千里冰封,冷风吹起细小的雪粒簌簌轻响,也吹起它额前的银发,露出一双清澈如冰雪的圆圆眼睛。

洪少秋斜斜地靠在门框上,嘴角扯出一个坏坏的一字笑容。

“小东西,欠收拾。”

 

“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你也没问呀!”

“那现在说!”

“洪少秋你给我滚远点我就说!----滚----小爷是北极狐,北极狐知道吗?冬天穿白的,夏天穿黑的----你滚滚滚----”

“还有什么没说的?对了你的名字!真名!”

“小爷季白!白色的白!怎么着?哎----唔----”

“知道了----就是这个季节才白对吧----我看看----”

“你!”

--------


是日,全球地震台网测定,位于北纬71度、西经143度的美国阿拉斯加腹地,发生持续性地表浅源地震,震级及烈度均在中等以上,所幸震区为亘古荒原、人迹罕至,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评论(42)

热度(106)